Mark Tanner
Mark Tanner
17 十月 2018 0 Comments

十年前,中国的牧场平均每家有三头牛。由于数百万农民各自经营一小块地,指导他们如何使用杀虫剂等的基本耕作技术几乎是不可能的。会有人把每一批来自牧场的牛奶送至一个稍大的承运人,再由承运人送至一个更大的经销商,等等以此类推。这种零散的供应链效率低下、难以追踪,大量的节点使其更容易导致丑闻的发生。

那年三聚氰胺的丑闻震惊了政府——它促使人们更加关注更为高效、专业的农业部门建设。这绝非易事。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政府把毛主席建立的农村人民公社分成了单独的农田,并分给农村家庭。直到今天,中国仍有大约2亿块农田,其中超过90%的面积不到一公顷。

尽管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平远低于美国,但由于工业化养殖和低成本喂养,美国生产猪肉的成本更低。在中国西部主流的葡萄酒产区生产一瓶葡萄酒要比在澳大利亚贵三倍。

食品安全对中国至关重要,并被列为“第一类问题”。贸易战的影响之一是引起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依赖的警惕,这为中国自给自足提供了更多动力。9月26日,北京颁布了五年“乡村振兴”计划,以达到中国农业产业升级的同时向世界开放农村经济和在农场、加工厂、上下游供应商之间建立联系的微妙平衡。

这个计划尽管不大可能达到政府预期的速度,但也许会加快正在发生的农业产业化进程。在2009至2018年之间,伴随城镇领先牧场由大型企业或者国有企业带动,拥有超过1000头奶牛的中国牧场从10%增长到19%。农民退休、子孙移居城市,这使传统的小块农田无人照看,所以大型经营者正用更现代化的设备来合并、管理这些土地。甚至国外品牌也在投资中国本土农业,并带来了必需的技能和技术,比如河南省的佳沛猕猴桃,云南山区的星巴克和雀巢咖啡豆,以及河北的恒天然牧场。

中国在农村地区越来越多地采用新技术。农业科技正在提高农业效率,从大疆无人机为土地施肥, 到设备的现代化和物联网的整合。淘宝和京东长期以来一直是农民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渠道, 而许多不为人知的平台正凭借自身努力成为大型企业。美菜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一个 B2B 的应用程序,帮助农民把蔬菜卖给餐馆。其最新一轮融资使该应用估值高达70亿美元。这款鲜为人知的应用程序在2014刚刚成立,如今估值已近八年前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所支付的对价的五倍。

这对外国餐饮品牌意味着什么?在中国,进口食物来源安全和高效的自然优势可能会持续减少。外国品牌将需要调整其定位和信息传递,并在中期内持续创新,才能与本土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这已经发生在电子设备产业,并且正在发生于汽车、美妆,甚至时尚业。事实上,所有行业都应该密切关注中国本土产品的增长。更了解中国市场的海外食品及其他品牌可能仍然会有一定优势,但他们可能需要更明智的决策——China Skinny可以就此提供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