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27 三月 2019 0 Comments

自1972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以来,澳大利亚的国家命运便与中国十分紧密。一方面,中国的崛起为澳大利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财富,没有哪个西方国家能够与之相比;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煤炭、液化天然气等资源为史无前例的中国经济神话创造了条件。可以说,澳大利亚的资源贸易商们为澳大利亚其他出口商开辟了一条道路。作为出口先锋的他们,将与中国人做生意的文化经验带回国内,并改善了中国作为重要出口目的地的形象。

随着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的队伍日益庞大,澳大利亚品牌便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们提供各项商品及服务。在过去几年的“双十一”中,产自澳大利亚的商品在畅销榜上名列第三、第四名。要知道,按照人口计算,澳大利亚在全球范围内排在50名开外。

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商品的成功几率一向很高。相对而言,澳大利亚临近中国,两国之间飞行时间较短,时差较小,因此更容易互通业务。与其他主要西方经济体不同,澳大利亚国内及周边国家的市场需求较小,因此在出口商品时,不得不更激进地寻求潜在市场。另外,许多人忽略了在澳华人及中国游客的影响力。在他们的帮助下,许多澳洲商品被中国千家万户知晓。除了140万(2018年)到访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在澳华裔的人数也在非亚洲国家中位居第一。

2017至2018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达到了1233亿美元,占本国出口总额的30.6%。这一数据使得对日本——澳大利亚第二大出口国513亿美元的出口数据相形见绌。在过去的五年内,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总额增长了56%,而对日本的出口仅增长了6%。当然,中澳关系并非仅仅充斥着歌声、海虾、牛排等正面因素,在过去的12个月中,中澳关系恶化的趋势也尤为明显。

作为出口中国的可靠先驱与最佳实践者,澳大利亚在地缘政治上的立场却显得并不稳定。在全球化的今天,中澳关系是最重要,也是最有趣的国际关系之一。正因如此,China Skinny很荣幸能够再次于今年与澳上会合作,参加昨日在悉尼举行的第二次年度Westpac Australia-China Business Sentiment Survey。这项调查为参与者们提供了平台,旨在帮助大家真正了解澳大利亚究竟应该如何在地缘政治紧张和经济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更好地开展与中国的出口业务。

今年,在澳大利亚企业的帮助下,我们总共完成了211份调查问卷,数量比去年多33%。总体而言,商业环境状况指数较去年降低了6.7%,但仍基本乐观——有71.6%的受访企业对未来12个月的市场状况持乐观或较为乐观的态度;81.5%的受访企业对未来五年的状况持乐观态度。调查结果还显示,预测澳大利亚企业2019年获得的收益将更高,由去年的62.5%强劲增长至78.9%。

调查中,我们很高兴地发现,澳大利亚企业似乎正愈发成熟,并逐渐意识到中国市场的特殊性,调整针对该市场的战略。61.6%的受访企业计划为中国提供独一无二的产品和服务。由此,他们的利润将增加32%。

同时,对于澳大利亚企业来说,国内消费也是极为重要的增长点。目前,有关国内消费的市场研究及投资发展经费已经有了10.7%的涨幅。74.8%的企业制定了数字化战略,其中的59.7%在战略中融合了电子商务应用。已经开始线上销售的企业平均涉及2.5个平台,而这一数字在去年为2个。近四分之一的受访企业很早就对新零售业有所涉猎;其中66%的企业在尝试新零售后收入增长了10%,品牌的市场洞察能力增长了55.4%。

上文提及的调查报告还囊括了诸多有趣的见解。这些结论不仅能够为澳大利亚企业提供了出口中国的意见及建议,也能够帮助诸多在华外企更好地了解自身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我们建议您下载报告并亲自阅读。如需下载,请点击此处

在此,我们特别感谢China Skinny的Alexander Kelso及澳上会的Stephanie Smith。在此次报告的成形过程中,他们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希望您喜欢这期的Skinny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