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31 七月 2019 0 Comments

2017年7月,北京制定了“到2030年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工智能创新中心’”的目标。虽然这一目标还没有详细的计划,但它发出了一个讯息,强调了中国对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这种信号几乎总是伴随着中央政府的投资、政策和支持性法规(或缺乏这些法规)。2018年初,目光敏锐的中国人在习近平的书架上发现了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书籍,表明人工智能正得到来自最高层的支持。

人工智能的关键要素是给机器提供数据并从机器中学习。与西方国家注重隐私,加强隐私立法,以至于数据越来越难以获取的现状不同,中国的规则当对自由。中国消费者也是最不关心隐私但最关心快捷支付的消费者之一。况且,作为世界上一些主要的电商平台、移动支付、智能手机和O2O(线上到线下)使用率最高的国家,加上通过面部识别实现公共空间的“数据化”,数据在中国的来源机会的广度是首屈一指的。中国有如此多的数据,它需要人工智能来解释这一切。

人工智能将如何触及我们生活中方方面面的新闻并不缺乏,包括如何影响我们的教育、工作、交友速配、银行贷款、娱乐、无人驾驶汽车,甚至像军用无人机一类更可怕的东西。 在中国,“确保人口安全”已成为最常被引用的标语之一。但由于不断增加的老年退休人口,年轻人不足以填补劳动力的空白。这可能是中国需要人工智的理由中最被低估的一个。

尽管人工智只能在某种程度上与人类的情感和情商相匹配,但是改变正在发生——这就是事情变得有趣的地方。

全球人工智能霸权竞争表明,中国和西方的价值观相差甚远,导致人工智能算法的优先级不同。这在本月早些时候在伦敦举行的人工智能伦理研讨会上很明显,该研讨会强调,对于这项将影响我们所有人的重要技术,目前还没有一个全球统一的伦理标准。西方编写的原则守则往往侧重于公平、透明、个人权利、隐私和责任,而中国的人工智能伦理学家优先考虑开放、包容和适应性的价值观,加上“包容性与和谐”——集体利益而非个人权利。

这些价值观不仅为西方和中国之间的文化差异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也为人工智能在中国的执行方式以及它将如何塑造中国市场提供了别样的观点。大多数中国科技巨头已经在使用人工智能来提供适应性和个性化的产品,使消费者的生活更便捷。这同样影响到了市场营销,并且将逐渐影响智能手机之外的各个方面,例如未来新零售的发展以及个性化户外广告的出现。

外国品牌不仅需要了解这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市场,渠道和竞争对手,还需要了解不同的原则将如何影响其发展。China Skinny将很乐意提供这方面的帮助,希望您喜欢本周的Skinny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