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7 4月 2021 0 Comments

很多年来,任何在百度(中国的谷歌)上搜索大麻或相关术语的人都会收到一条信息,提醒他们“远离毒品,健康人生”,并附有中国禁毒网的链接。早在19世纪中叶,清朝就开始打击英国鸦片走私,并将禁毒反毒的立场坚定至今。

这种坚定的禁毒反毒立场的结果是,中国消费者对全球许多市场正在兴起的合法的大麻经济的接触有限。早在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大麻被广泛用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自2010年成为合法的工业规模种植以来,中国已成为大麻的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然而,直到最近,我们才看到大麻二酚(CBD)概念的萌芽并运用在中国消费品当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麻二酚(CBD)一直是中国化妆品行业中涨幅最大的成分之一。CBD特有的消炎和调节免疫力免疫等功效,与中国正在发展的天然护肤概念完美契合。自2015年中国将大麻叶提取物运用于化妆品合法化以来,CBD成分就倍受关注。2019年,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到433份申请,要求将大麻叶提取物用作美容产品的产品成分。到2020年,申请比例上升到880份。社交媒体上KOL的不断提及和代购者们热衷分享让人们对CBD化妆品产生好奇。根据China Skinny的消费者调查结果,受访者们更愿意购买含有大麻叶精华的护肤品,而不是没有进行过动物实验的化妆品。

上个月底,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NIFDC)提议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大麻和大麻提取物。在此之前,中国CBD化妆品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根据我们的经验,通常拟议的禁令与正式的法律法规一样有效。本次禁用提议的主要理由有: 
1. 大麻化妆品在社交网络上的兴起将对国家推动的青少年禁毒教育产生不利影响。
2. 存在因第三方检测标准不统一或者不严格而引起的最终产品浓度过高,超过允许的参数标准。
3. 一些成分完全可以达到与CBD和大麻相关成分相同的效果, 替代CBD成分。

禁令将CBD化妆品不仅适用于一般贸易的化妆品,并且还可能禁止其在跨境电商渠道的销售。这意味着通常化妆品品类用来“灵活”避开监管的电商渠道也可能被禁止。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对于涉及与毒品相关的产品都是非常谨慎的。因此,本次禁令在与6年前的法规修正案上出现180度的改变并不令人惊讶。在华品牌需要适应监管上的不断变化,从谷歌到婴儿配方奶粉品牌,各大公司的实际经历都印证了这一点。拥有特定品类的品牌应该保持高度的历史敏感性,在中国,立法和法规总是严格的。

近期一项体现监管自由化的公告是放宽对进口化妆品进行动物实验的限制,尽管目前来说仍存在一些障碍需要克服。以目前的立法来看,只有那些被政府颁发了良好生产规范(GMP)证书的化妆产品被允许取消动物实验。在许多国家,良好生产规范(GMP)证书一般由产业协会等组织颁发,而并非政府机构。目前相关事宜还在讨论阶段,一切仍充满变数。

对于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新出台的动物实验监管以及对在中国出售化妆品的品牌,China Skinny 的Mark Tanner将会在明天下午1:30(4月8日周四)与Mette Knudsten 和Mark Schuab一起参加澳大利亚商会的网络研讨会。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