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21 4月 2021 0 Comments

在1949年,在新中国成立不久之后,毛主席宣布多生多育为人民的责任,以促进人口增长。虽然没有官方政策,但是政府鼓励人们多生多育。在当时避孕是被谴责的,甚至是进口避孕药是被禁止的。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女性平均生育了6个孩子。

在毛主席发起了多生多育政策之后的30年里,中国的人口几乎翻了两倍,达到近十亿。为了控制人口的过快增长,中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颁布了二孩政策并在随后的1979年至2015年间实行了独生子女政策。独生子女政策并没有名义上那么严格,大约一半的中国夫妻,尤其是生活在农村的夫妻,在政策实施后的36年里,有30年是被允许生二胎的。然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还是系统地改变了中国的家庭结构。

北京在2016年结束了计划生育政策,生育率出现了小幅上升,部分原因是因为人们想要避开在羊年生育。但是很快人们便意识到,第二个生育高峰并没有到来。在2019年,包括独生子女政策实施期间在内,中国人口的出生率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低的。去年,疫情导致中国出生登记人数再次下降了15%。

虽然中国现在可以多生多育,但是只生一个孩子已然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在中国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很高:优质安全的食品,能让他们在竞争激烈的工作环境中脱颖而出的高等教育等,这些现实的因素打消了许多中国人的想要生育的想法。很多夫妻选择不要孩子,有些还会选择养宠物而不是孩子。

现在的家庭两代人都是独生子女,但是在1979年之前,大多数家庭仍然拥有庞大的大家庭。基于家庭的决策都需要由上一辈的长辈甚至几代人一起决定。然而,到2050年,近六分之一的中国儿童和青少年将没有兄弟姐妹或叔叔阿姨。正如尼古拉斯·埃伯斯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和阿什顿·弗德瑞(Ashton Verdery)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所言,“在未来,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从学校到工作再到退休,终其一生都将没有机会体验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传统大家庭。实际上,这一代人将会在未来见证长达2500年儒家传统的终结。”

尽管天生务实的中国人能适应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在失去大家族的关系网的庇护下将会不可避免地对个人甚至更广泛的社会产生影响。

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无疑将加速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一些趋势。我们预计消费者在未来会将会从他们社交圈子中寻求建议和帮助,就如同过去大家庭一起做决定一般。消费者会从游戏圈,体育圈,甚至其他相关的兴趣圈子里找到比兄弟姐妹更亲密的情谊。对于那些认为KOL和KOC的重要性可能会降低的人来说,一个家庭中如果榜样的力量越来越小,消费者将会从社会人物那里寻求更多的指导。社交网络的重要性将在未来进一步增强,从而促进社交与社区团购的发展。同时,心理健康将会变得更加普遍,更容易被接受和支持。父母将更愿意选择宠物来陪伴他们甚至他们的孩子,这将进一步推动了中国的宠物经济。

中国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将会是推动中国消费者发生强烈变化的另一个因素。China Skinny可以帮助您在制定战略时考虑到社会发展相关变化。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