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19 七月 2017 0 Comments

长期以来中国人习惯以少数意见领袖的角度来影响他们的决策。 如毛主席时代的缩影一般,如今的意见领袖也丝毫没有显露颓势,去年的KOL(关键意见领袖)所创造的经济价值预计达530亿元(78亿美元),明年更是会飞升到1020亿元(151亿美元)。直观一点说,2018年KOL的预计创造价值是报纸和杂志广告的三倍。

虽然大多数中国消费者都认识到这些意见领袖会获得品牌方大笔广告费(并经常收到粉丝们的“赞赏”),但他们的社交媒体推文已然成为最权威和最受信赖的信息渠道之一。

其中一个原因可追溯到2011年,中国的两条新型动车追尾造成40人死亡。 虽然国家媒体试图掩盖这起事故,但普通民众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样的消息,微博当时是主要的社交渠道。 这导致了两个显著的后果:1.中国人开始相信他们从社会媒体的可靠来源获取的内容远远超过传统的国家媒体频道,如电视,广播和出版物; 2. 北京已经从微博报道的动车追尾事件和随之而来的民众曝光和抗议中颜面尽失,并看到重新树立人民心目中影响力的必要。

2013年立法通过了发布网络谣言或诽谤信息并获得大量传播的人都将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有影响力的中国人在社交媒体上的态度。 近几周来,好几位社交媒体名人的账号被封,北京市将继续加强对意见领袖言行的控制。

无论你是名流,品牌还是任何类型的企业,想要在中国以任何规模经营都需要遵守政府规定。 尽管有些人会说,KOL正在逐渐成为国家啦啦队,但他们的吸引力依旧不会被削弱。

在中国,40%的食品和饮料广告是由KOL推出的,而在美国和英国仅仅约占10%。 奢侈品品牌是KOL最热门的广告主之一,腕表大牌积家向知名网红Papi 酱支付了500万元(约合74万美元)的广告费,这使他们的知名度提高了一倍以上。迈克·高仕 (Michael Kors)为演员杨幂举办了生日聚会。 品牌也在使用一些知名度一般却在其领域受到尊重的人士,为了吸引那些眼光挑剔更深层次了解KOL代言的中国消费者。 一个例子是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支持中国设计师陈序之。

KOL可以在突破中国异常拥挤的信息流中起到帮助作用并放大信息,去年在大约1200-1400万的微信公众账号中只有28%的账户其阅读量有所增加。 但是就像微信一样,一个适当而又聪明的KOL策略是确保品牌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当务之急。 而China Skinny这样的机构可以帮助您制定这样的策略

想要了解针对中国市场的营销策略,我们在旧金山湾区的美国读者可以考虑参加7月20日星期四在圣荷西(San Jose)的Export 101 Series交流会。 China Skinny的商务拓展总监Ann Bierbower女士届时将携手美国商务部,DHL快递以及亚洲商会会加州分会和您分享智慧观点。请点击注册。 我们希望你喜欢本期的Skinny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