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20 1月 2021 0 Comments

一大早,Alvin周就去上班了。虽然他的家乡杭州的交通状况有所改善,但在早上8点之前上路依然可以缩短30分钟的通勤时间。他把心爱的酒红色上汽汽车停在办公室周边,然后来到楼下一家便利店,购买作为早餐的馒头和豆浆。为了不打断他正在优酷上看的电视剧,他抬头看了看收银员,成功刷脸支付。

由于Alvin是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的,他在微博上阅读并分享了自己对品种猫的看法——这也让他想起,第二天将是他家缅因猫的生日。他打开淘宝,看到首页推荐了一款他在直播中曾见过的猫玩具。点击“购买”,这件玩具就可以在晚上Alvin回家之前就可以送到了。这时,办公室里还没有其他人,Alvin便利用这个机会查看自己的投资。过去的6个月股市大好,所以阿尔文决定对自己好一点,带他的女朋友一起去三亚旅行。虽然Alvin有足够的现金,但他良好的信用状况帮助他在度假预订时获得了一笔可以免息延期付款的机会。当他的同事们到达办公室开始工作时,Alvin已经觉得有些饿了。他再次打开手机,预定了一份将会被提前送达的午餐。

Alvin的早晨效率很高。有意思的是,他早晨的这些所作所为,都被离他公司仅有8公里的另一家公司——阿里巴巴,一一记录了。他驾驶的SUV配备了阿里巴巴有用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斑马;实体店和网店的购物、面部扫描、在线视频、社交媒体、投资、旅游预订、贷款、食品和宠物玩具配送——所有这些都输入到了阿里巴巴庞大的数据库中,并由复杂的人工智能算法进行分析。就连他在杭州街头的行踪也被CityBrain——阿里巴巴在中国许多大城市的另一项创新所追踪。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司能像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那样,在消费者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都拥有超强的影响力。在大多数国家,企业在成为包罗万象的巨人之前就已经分崩离析了。在中国,相对宽松的隐私观念和相关法律,加上政府推动建立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的决心,这样的巨头应运而生。加上新冠疫情造就的数字化趋势,中国的科技巨头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乐观过——但是,有趣的事情却发生了。

去年十一月初,世界领先的技术公司之一,阿里巴巴的蚂蚁集团,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被政府在不到两天前的时间推迟了。马云本是雄心勃勃、成就卓著的中国形象的代言人,在那之后,却就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同月,中国政府发布了旨在遏制竞争垄断行为的法规草案。立法修订使互联网公司首次被纳入反垄断法。

中国的科技巨头们目前需要面对这些新的裁决。在过去十年中,他们的崛起是无法被超越的。2020年12月底,北京宣布反垄断调查后,阿里巴巴股价出现了自由落体,与10月底的峰值市值相比蒸发了240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4/5个国家的GDP。

政府、法院、消费者协会和消费者本身似乎都决定了反垄断这条路。阿里巴巴和京东都因不规范定价而被罚款,唯品会在两周内被罚款两次。中国消费者协会(CCA)发布了14点文件,概述了科技巨头是如何“欺负”和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同样在本月,短视频巨头抖音因“低俗内容”被罚款,进一步强化了科技公司在监控其平台上的第三方生成内容方面需要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依旧会接触中国消费者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具体成长路径和行为可能会发生变化。

一个更公平、更少垄断的竞争环境对除科技巨头以外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好消息,也将对品牌在中国的销售产生影响。平台迫使品牌独家选择的策略已被取缔。品牌仍将有机会为特定平台或其节日开发独家产品,但这将更多地取决于品牌的自身意愿。

科技巨头不再能够串通分享敏感的消费者数据,或者通过联盟及亏损补贴打压弱小的竞争对手。消费者很可能不会再见到平台上便宜得离谱的价格。但总体而言,消费者们会迎来更多选择。新型创新平台将发展中国的数字生态系统,增加竞争,为品牌提供更好的交易平台。品牌将需要开发更分散的渠道策略,更有针对性,从而改善的投资回报率。对中国科技巨头加大反击的总体影响将及时显现,且品牌可能因此成为赢家。我们会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