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20 五月 2020 0 Comments

尽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二,但如果以14亿人口来划分,中国的排名将下降到第65位,仅次于墨西哥,也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预测的全球平均值。虽然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相对较快地恢复正常,今年GDP也可能会增长几个点,但它仍在一定程度上落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

2019年中国人均GDP为10098美元,与美国人均GDP 65111美元比相形见绌。2018年中国城镇的平均工资约为12,000美元,仅占美国年均工资63093美元的一小部分。那么,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品牌指望中国偏低的人均GDP和低收入消费者来引领全球经济复苏呢? 如果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会发现中国的经济指标和驱动因素与西方不同,GDP只反映出中国社会经济的一部分。

对于中国的普通消费者而言,他们的工资收入对消费的影响比其他大多数国家要小,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身外财富。事实上,截至2019年底,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净资产中值为198,330美元,而美国则预计为104,000美元。

许多读者可能会挠头苦思想知道基于GDP和基本收入,中国消费者是怎么变得更加富有的。中国人以节俭而闻名 (尽管过去几年里,中国新一代年轻人可能开始背负起更多债务),但存着较低的薪水,怎样才能创造出相当于一半美国家庭两倍的财富水平呢?

主要原因是房产财富。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住房私有化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能够以比现在低得多的价格购买住房和公寓。结果,有96%的中国城镇居民拥有房产,而美国只有64%。中国人以极低的价格置办了房产,他们的负债也低得多。中国家庭的负债率为57%,而美国则达到77%。中国人的负债仅占总资产的16%,而美国则为36%。

高达31%的中国家庭拥有两套公寓,11%的家庭拥有三套或更多住宅。例如,在上海的许多地区,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超过100万美元,这意味着中国有大量多非常有钱的人,他们推动着全球奢侈品市场到化妆品、到汽车再到牛奶等各种商品的发展。

尽管疫情后中国消费者没有一股脑地疯狂消费,但根据消费轨迹,中国经济总体回归正常的趋势仍在延续。中国人从本质上来说仍然富有。在许多情况下,父母继续支持着千禧一代子女的消费习惯,导致许多商品种类销量都在稳步增长。新冠疫情后中国拨款财政支出2050亿美元重点建设诸如科技、大规模运输和电力基础设施等新产业技术。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国家财富可能会继续保持强劲增长, 中国仍应该被视为是重要的消费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