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30 四月 2014 0 Comments

本月初,美国《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发表了一篇第一季曾不被看好的重庆“码头工”橄榄球队夺冠的美文。我们Skinny公司的一些员工在读到这篇报道时,差点从椅子上笑掉下去。

这篇8千字的网络史诗不仅娱乐大众、鼓舞人心,同时也穿插着很多塑造年轻一代中国消费者特征的因素。事实证明,我们不是唯一喜欢它的人。索尼电影公司看中了这篇故事的光辉之处,与《新共和》杂志签下协议准备将其拍摄成电影。

这部电影很可能抓住两大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中国和美国的观众眼球。对于中国观众而言,这部电影可能从一个滑稽的层面反映出当代的中国青年在发现西方文化对于自身影响的同时,又联系到个人层面发现某些直击心灵的启发。

对于美国观众来说,这个故事有标准的恶棍,啦啦队队长的爱情故事以及来自密歇根大学的英雄,再配上重庆这座城市生动的背景,整个一部大片配置。仅仅美国的全民消遣对于这座中部王国的离奇观念应该引起影迷的共鸣。希望电影可以真实描述生活中的中国人,而不是一个会功夫的亚裔演员,或者满是美国新闻界不时片面的看法。

美式橄榄球在中国难以达到NBA的高度,但这样一部电影肯定会有助于其理想的实现。类似于许多在中国的西方企业,有些人会说,美式橄榄球在最初冲进中国时有点过于雄心勃勃了。但这种更真实的草根方式的转变正在取得一些进展。现在中国预计有3亿“狂热”的橄榄球迷,2013年有140万球迷观看了“超级碗”的在线直播,于2012年增加了35 % 。想要动摇中国人喜爱一项完全外来的运动是非常不容易的,但这场长时的赛事,加上像重庆“码头工”电影这样的中场休息,使得美式橄榄球定位良好,向着数以亿计的潜在球迷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