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Tanner
Mark Tanner
10 七月 2013 0 Comments

在大多数国家,当消费者想到牛奶时,脑海中可能浮现的是微笑的孩子,嘴上还带着牛奶小胡子。他们可能想象着家庭大聚会,人们穿梭在翠绿的草场上那些大眼睛、鼓鼓乳房的奶牛之间。然而中国消费者的看法并不那么令人乐观。每当有人吸了一口源自内蒙古牧场上乳白色的汁水后,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就会担心也许隔天早上他们就将卧床不起,或更糟,也许是他们心爱的孩子遭此厄运。因此,中国消费者情愿高价购买国外的乳制品,这也是国外的奶粉生产商占据中国市场60%比重的原因。

乳制品是一个全盘否定中国供应链的极端例子。与那些在国外生产的乳制品相比,提高人们对劣质的,存在安全隐患的国产乳制品的意识被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08年三聚氰胺的灾难和随后的丑闻已经削弱了中国消费者的信任 – 不只是对乳制品,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品牌。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毒牛奶帮助了那些凭借产品质量在中国销售的西方企业。

中国政府知道,如果它能扭转本土牛奶市场,恢复消费者的信心,这将会改变游戏规则。为实现这一追求,中国政府颁发了新的法律来解决该问题。个别企业如雀巢顺应了中国政府,引入新的体系以提高其在本地生产的牛奶的安全性。达能,最近花了4.17亿美元购买了本地的乳制品企业,也为自己备份安全的本地牛奶供应。事情一定会发生,仅为了供应每天来到乳制品市场的,狂饮牛奶的大量中产阶级消费者。除了出台新的制度和法律来支持本土的牛奶供应商,中国奶业协会也在高歌本地牛奶的营养优势,而政府又玩起了老把戏,试图通过调查那些市场优胜的西方品牌的“不良”行为来促使消费者喜好本土品牌。回想下苹果的品牌在类似的政府活动中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显然还有污染的土壤和水待处理,但每一项措施只能帮助本土乳制品缩小与国外品牌的差距 –也许不会立刻显现出来,但至少到中期会的。西方乳业品牌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再前进,重点将需要放在更高明的营销以保留自己的优势。如果这会发生乳制品产业,它也可能发生在任何行业。